返回

淫妃传-赵敏元妃篇1~7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作者:torjjw
转自:(紫荆虐恋)
         淫妃传-赵敏元妃篇
第一章正宫阴谋

  话说张无忌建立小明朝之后,明教逐渐分裂为两大派,一派以杨逍等教中高
层为主,继续呼啸江湖,另一派则以明教义军领袖为首,联合士林,逐渐把持朝
政。张无忌登基后,念及自己童年的坎坷,除了对武当派大加封赏之外,对其余
正派并无加封。五大派见到明教坐大,武当中立不问世事,惶恐不安。为了制约
明教,五大派恳求由武当出面,一齐劝张无忌重新纳周芷若为皇后,以峨嵋太上
掌门的身份监察江湖教派。张无忌除了立皇后之外,还一同将赵敏纳为元妃,不
表。

  周芷若立皇后之后,看到张无忌每日迷恋赵敏,想起往日赵敏夺夫之仇,对
赵敏渐渐越发嫉恨,两宫渐成水火。张无忌本来还想雨露均霑,可是每每临幸周
芷若时,都被周芷若以冷淡的态度相对,时间长了,纵然是由九阳功法相助,张
无忌也很难在周芷若面前维持下身的勃起。反而在赵敏身边的时候,不但性致大
增,赵敏也相当的开放,各种花样任君摆弄。张无忌本来就迷恋女子的鞋袜,周
芷若的脚掌本来就出汗不多,加之周芷若喜爱洁净,每日都用薄荷水洗脚数次,
即使是换下的亵袜也只有淡淡的清新韵味。赵敏确是一双汗脚,从前做郡主的时
候,每日里穿着皮靴闯蕩江湖,早就捂出了浓郁的袜韵味道,正合张无忌的味口。
那赵敏还专门在内宫里布置了一间调教刑房,正和昔日绿柳庄中的地牢布局一模
一样,让张无忌可以在里面重温昔日不能尽兴的旧梦。周芷若看到张无忌被赵敏
的一双脚掌迷的昏头转向,到后来连临幸自己之前,也要先闻一闻赵敏换下的亵
袜才能勃起,便对赵敏更加怨恨。

  某日里张无忌在朝堂上草草处理完一些奏章,便将余下的奏章留给周皇后,
稍作安慰几句便急匆匆的奔向赵敏的内宫. 周芷若看着张无忌的背影,气得拔下
了头上的凤钗丢在地上践踏。正当她怒不可抑时,身边一个年轻的太监一把扶住
了她,并低头对周芷若说道:「皇后若是气不过那元妃,也千万不要动怒,小的
有计或可以解娘娘之忧. 」

  " 嗯?有什幺办法,那贱人如今把皇上迷惑的魂不守舍,连本宫也动不得她,
你有什幺法子,如果有用,本宫必有重赏. 「周芷若冷冷的问,隐约想起这个年
轻太监是不久前入宫的,仔细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前夫「宋青书易容出现,若
不是之前两人曾经相处过一段时间,便是她也认不出此人。她知道宋青书迷恋自
己,如今正是被冷落之刻,看到宋青书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便知道必有下文,
当下带着宋青书回到宫中,屏退左右。」宋青书,你来找本宫做什幺,不怕被人
发现吗?」

  」娘娘请放心,小的是来给娘娘解闷的,如今张无忌不理会娘娘,想必娘娘
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被男人插入的感觉了吧,青书虽然易容潜入宫,却是没有净
身,以后张无忌那厮不来,就由我来宽慰娘娘吧。「宋青书说完撩起下摆,粗大
的阳具很快抬起了头.

  」别乱来!「週芷若看到宋青书下体的阳具居然挺起了帐篷,又惊又喜,她
心中依然挂念着张无忌,也知道宋青书的品性。可是张无忌过去每次在她面前都
是软的,让她已经很久没有获得欢快了。她又想到最近的几次临幸,张无忌每次
吻过赵敏换下的亵袜之后,居然能立刻勃起,心中又羞又怒。」宋青书,本宫不
管你怎幺来的,本宫也不可能把身  身体给你,不过只要帮助本宫刬除元妃,
其余的条件本宫都可以满足你。「

  」娘娘请放心,青书知道如今的身份,既然娘娘还怕羞,青书也不敢逼娘娘
献身。只是青书听说那张无忌要靠赵敏那骚蹄子的亵袜才能勃起,真是让娘娘备
受羞辱了。青书有一个方法,那赵敏本是元蒙郡主,曾经设计陷害中原武林无数
栋樑,娘娘为何不从此入手,发动朝中各派的官员弹劾赵敏?」

  周芷若听到宋青书献计,仔细思考一阵之后,便觉得的确可行,便向宋青书
道:」此计的确不错,只是你无缘无故来献计,所图为何?」

  」青书知道,芷若如今已经是皇后,既然娘娘不想让青书安慰,青书只希望
娘娘能赐下一些换下的鞋袜和内衣,让青书也享受一下娘娘的韵味。「宋青书低
头恳求道。

  」哦?本宫的袜子味道远远没有赵敏的重,你也觉得本宫的亵袜很诱人吗?」
周芷若觉得奇怪,张无忌便是因为自己的亵袜味道太清淡,才被赵敏用重味的袜
子给勾引去的,想不到自己的亵袜如今也能迷倒一个男人,令她很不解,甚至还
有些惊喜。

  」娘娘的袜子味道清新怡人,青书非常迷恋,若是娘娘肯恩赐,如今青书便
为娘娘换袜. 「宋青书说完,便爬到周芷若的座位边上,用嘴轻轻咬住周芷若的
软鞋,将鞋子拉下来,再亲吻了周芷若的丝绸雕花帛袜,用牙齿咬着袜口,将袜
子也剥了下来。宋青书深深的吸着周芷若的脚掌,彷彿渴求甘露一般舔着周芷若
的袜底,让周芷若一阵心魂蕩漾。

  」好吧,本宫就赐袜给你,本宫身边正好缺少伺候本宫的人手,你就留下来,
以后本宫换下的衣物和亵袜,都由你负责打理。「周芷若起身下诏,彷彿已经下
了决心,」朝中弹劾赵敏的事情,本宫不宜直接出面,你享用过本宫的袜子之后,
就负责此事罢. 「

  」谢皇后娘娘恩赐,奴婢遵命。「宋青书谢恩离开了皇后的寝宫,」张无忌
啊张无忌,你想不到自己的正宫老婆已经被我舔过了袜子吧,不过好戏还在后面,
芷若我要干,赵敏我也要干,你就等着瞧吧。「第二章追旧债佞臣间帝后,铸铁
袜青书献奇刑

  次日张无忌早朝,便听朝臣彙报北线军务。那元蒙残部在徐达等人的大军驱
逐下,败势虽是已定,但局部的反扑却颇令张无忌烦恼。今日又听得闻报,北元
组编起数十股精锐袭杀队,每股皆配有武林高手坐镇,屡屡袭击明军难以顾及的
薄弱之处,大军围剿不及,小队的兵力遇到元蒙高手,却往往无法抵挡,隐隐便
有迟滞战局之态. 当下各位大臣纷纷议论,期间便有明教旧派之人,擦掌磨拳,
请张无忌率明教众高手应战,将元蒙高手杀个片甲不留,却又有人谏言阻止,很
快朝堂便开了锅。

  「元蒙袭杀队正需要武林高手才能抗衡,臣等一身微末功夫,还请陛下准许
前去军中,清剿元蒙余孽,振我明教名威。」

  「笑话,此处乃是朝堂,不是区区一教一派的堂口,周大人若是只想着明教,
何不辞官去做你的堂主好了。况且军机谋略,又岂是你们这些混江湖的人能掌控
的好的,一个不好,为了出口气反而失了战局大势,这责任就算一万个周大人也
担待不起。」

  「你  李大人,周某当年在义军中统领队伍的时候,李大人你还在逃难呢,
周某虽然对军略的确不如徐达徐将军那样娴熟,但比李大人却还是自认为更胜一
筹的。元蒙将精锐分散,分明是又开始用他们草原部落机动袭扰的老套路,倘若
现在没有高手应对,将这些分散的精锐打掉,等元蒙的部队熟悉了战法,在野战
上便可与我军相敌。到时候我军要守成或许不难,要破敌就很难说了,眼下北方
大片失地还急待光复,李大人莫不是想让陛下学南宋偏安一隅,再等着元蒙恢复
过来不成。」

  「是啊,是啊,以陛下的神功,只要能率领群雄再度出战,那些元蒙余孽还
不是土鸡瓦狗一般,若是放任其肆虐,岂不是被天下人讥笑陛下一身神功,却无
法保护几个百姓。」

  「不可!千金之子,尚且坐不垂堂。陛下乃万金之躯,岂可轻易离开京城。
若无陛下坐镇朝中,万一吴王等异性王爷中有人窥视神器,何大人莫非是暗地里
已经结交了哪位王爷不成。」

  「混帐,我对陛下忠心耿耿,你敢汙蔑本官,你可有证物,若有我当下便任
凭陛下处置,若无确实证据,我便参你一个妖言惑乱朝堂的罪。」

  张无忌很苦恼的看着底下争吵的大臣,他知道自己纵有一身神功,却对军略
了解甚少,甚至赵敏在这方面都比他要强的多,因此对于军务他也往往都是让徐
达等人自行处理,他只要听过他们的见解便会同意。可是如今徐达远在北地,便
让他没了可以咨询的依靠,还好在徐达等人的过往讲解中,张无忌起码理解了一
些基本的事情,知道武林人士与将领完全不同,万万不可以江湖经验执掌军务,
这让他对眼下的争吵有了一些底线。正当张无忌烦恼如何让大臣们给出一个解决
方法之时,便听到底下又有奏报。

  「启稟陛下,臣有一计,或许可以解眼下的困难,臣以为诸位同僚也会大致
认同。」

  「原来是鲜卿,既然如此,说来与众位大臣听听。」张无忌仔细一看,奏报
之人乃是正派联盟遣在朝中的使者鲜自平。自从正派联盟建立之后,便派遣数名
使者在朝中为官,同时也负责向五大派传递皇帝和皇后的旨意,张无忌一直没怎
幺理会这些人,没想到今天却是此人有方法。

  「陛下万金之躯,的确不可轻动。然若是没有武林高手抗衡,元蒙袭杀队确
实难以围剿。武林人士虽然不宜领军,但听从军令调度,只负责打斗是没问题的,
那元蒙袭杀队中的高手也往往都是副队之职,我方也可仿效,以军旅将领为首,
派遣武林高手作为士卒,则不但军务指挥无碍,也能击败对方的武力。」

  「鲜大人此法虽好,只是真的实施起来,或许还有细节问题吧。你们武林人
士,各个心高气傲,在军中大多只想着凭武力立功,上阵杀敌或许还算不错,一
些枯燥的调遣哪里愿意干。平时军中一般的将校,若没有军功奖赏便想要指挥你
们几个得意的弟子,都要像请爷爷一般才愿意给面子动一动。这围剿袭杀队的军
务,经常便是要设计埋伏,十余日在贫苦之地空守,又或一日内反复连续行军赶
路,最后还是扑空一无所获,都是常事。你们这些高手现在说的好听,到时候牵
着你们溜上一圈,吃几天尘土之后,恐怕就是不干了,本将在这里便先说好,若
是到时候调拨的高手指挥不动,还是不要请缨的好。另外到时候真出了问题,你
们最好直接撂桃子不干,我们也就是个围剿失利,千万不要用你们那些江湖经验
来带队,免得围剿不成,反而被别人一锅端了。」

  「陛下,我们正派联盟愿意派出高手参加围剿,所有人派出之前全部签下状
书,在军中不得以门派身份自居,任由军令派遣,哪怕做诱饵也绝不二话,违背
者便废去武功逐出师门,如此各位将军可以放心驱使他们了罢. 」

  「这  朕也曾经是武林中人,各位将军的话虽然有些直白,但却不无道理。
只是若如鲜卿所言,的确可行,只是对五大派的人来说,是否有些严酷了。」张
无忌听到之后心下稍宽,如果真能如此,那元蒙袭杀队的难题就可以解决了。只
是这样要求那些正派的高手,张无忌似乎有些难以相信,他们会自愿无条件的听
从任何的调遣。「朕回去询问一下元妃,她对军务比较熟悉,也可作为参考。」

  「万万不可,陛下,臣等便是有事请奏,那赵敏乃是元蒙的郡主,昔日设计
残害我中原正派无数,如今陛下纳她为妃子,已经是冒了天下大不韪,如今元蒙
余孽反扑,还请陛下避嫌,严惩赵敏。」鲜自平伏地恳请,一半以上的大臣也纷
纷跟随,让张无忌瞬间不知所措。

  「这  诸位快起,先前朕不是已经和诸位说过了吗,元妃她已经弃暗投明,
过往的事情怎幺可以一再拿来责备她。」

  「陛下,臣等原不愿干涉天家事宜,但涉及社稷,不得不说了。先前陛下与
众门派商议那赵敏的事情,臣等不是不知,只是昔日陛下乃是教主身份,为江湖
情意接纳赵敏,臣等无话可说,各派也可以接受。只是如今陛下身份乃是涉及到
社稷国器,实在不宜在后宫中专宠一名敌国的郡主。臣还听闻,周皇后母仪天下,
陛下却临幸甚少,日后若是正宫不出,这社稷难道要交予元蒙郡主的子嗣不成,
那这各位义军驱除鞑虏为陛下打下的江山岂不是转眼易手,此等留言已经在坊市
间颇有流传。臣等惶恐,知道陛下与元妃娘娘情深意重,但还请陛下以大局为重,
请废元妃。」

  「你们,你们逼朕太甚了,元妃的过错,她已经悔过了,当初她向义军透露
了如此多的元蒙军力和密探的情报,帮助义军数次取得大捷。后来你们说她要避
嫌,不让她参议事情,朕和元妃依了。如今却又来说这种话,还把芷若扯进来,
是什幺意思。」张无忌目瞪口呆,他怎幺也没料到,本来一场不大不小的军务居
然会有这样突然的结局,如今他只能坚持着维护赵敏,但实在难以有足以服众的
说辞,赵敏昔日设计中原门派的经历是铁案,即使是他也不能掩盖,尽管后来赵
敏多次表明弃暗投明的立场,六大派因为武当和明教的关系,也没有太过追究,
但为了避嫌,赵敏在江湖事情了结之后还是不再参与任何政务和军务,本来以为
无牵无挂便可享受两人世界,没想到如今还是没有逃离是非。张无忌暗示身边的
近侍速速去通知赵敏,希望赵敏能有一些准备。「你们不要忘了,朕的父母是怎
幺被你们逼的自尽的,朕如今不计往事,倒是你们要想再来逼朕一回吗。」

  「陛下并不需要诛杀元妃,只是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即可,比如可以用通敌
的名义废了元妃的名号和身份,然后给其免除死罪的大赦  」「本宫也认为陛
下需要服众呢。」大臣刚刚回答,周芷若的声音突然从背后的屏风里传出来,却
是皇后娘娘也来了。

  「芷若,你怎幺可以这样说. 」张无忌看到周芷若也不帮着他说话,心中一
片冰凉,按照明律,通敌这样的属于不赦的重罪,即使及其开恩可以免死,也绝
不可以减轻活罪的,女犯会被打入教司坊调教成为官妓,用肉体服刑。「敏妹并
无通敌的事实,怎幺可以用这个罪名强加给她,你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幺
吗。」

  「参见陛下,见过诸位大臣。陛下,臣妾只是说陛下应该有所作为以服众,
具体的方案,还可以商量的。臣妾知道陛下不舍得,也知道不可能让陛下的宠爱
沦落成官妓,那有损陛下的清誉. 况且,就是真的罚元妃去做官妓,诸位大臣,
你们又有谁敢去尝鲜呢?」周芷若冷冷的看着张无忌,心中想到他果然还是向着
赵敏的,「到时候还不是又一个李师师。」

  「芷若,你怎幺可以说出这样难听的话,为什幺你们就不能好好相处呢。这
个鲜自平,对了,他是正道联盟的人,难道你真的要向敏妹下手吗?」张无忌几
乎要支持不住了,对着大臣他还可以用皇帝的身份硬顶着,对着周芷若,他从来
就没有用任何身份来和她对抗过,这个对自己汉水喂粥的人,他无法用任何形式
来与她针锋相对,只能苦苦的劝说.

  「陛下,先听周姐姐说罢. 」说话间却是赵敏到了,「敏妹,你来了,今天
大臣们突然要对你不利,就是这个鲜自平弄的,芷若她  」张无忌焦虑的看着
赵敏。「臣妾知道,陛下多想了,周姐姐是皇后,母仪天下,熟读《女训》,这
嫉恨的恶习周姐姐自然是不会的。只是周姐姐掌管后宫,臣妾出身不正,也的确
需要一些服众的责罚,如今便请诸位大臣为证,臣妾听由周姐姐处置便罢,相信
周姐姐会公正处理的。」赵敏安慰了张无忌,随后盈盈跪下,一副屈服认错的姿
态.

  「芷若,敏妹她主动认错了,你若是不能给一个公正的处理,朕  朕会很
失望自己的皇后是非不分,你明白吗。」张无忌看着周芷若,周芷若心里也觉得
有些动摇了,好吧,无忌哥哥,我不会杀你的情人的,但我也要她从此不能勾引
你。

  「这  本宫自然不是嫉恨之人,只是元妃你身份特殊,必须要做出一些处
置。你的名号本宫可以做主不予剥夺,不过本宫要赐给你烙纹的惩罚. 为了给天
下正派一个交代,对你的惩罚需要让别人能看到,以表示你永远为过去的罪行忏
悔和受戒。本宫给你一个恩赐,你可以自己选择受刑的方式和部位,并且受罚之
后,你过去的罪行便再不能作为对你的非议,你可甘愿?」周芷若最终选择了给
赵敏烙纹刺印,既然是要让别人看到,自然只有烙在脸上,这样赵敏就失去了对
张无忌的吸引力了吧。

  「臣妾愿意。」「怎幺,不是诛杀元妃吗?」「不可啊,敏妹,女孩子家怎
幺可以被烙印弄伤了脸。」「这已经是很轻的处置了,难道皇上还舍不得吗?」
朝堂之上又乱了起来。

  「臣妾愿意,就此领罚了。」赵敏盈盈拜谢了周芷若,自信的眼神令张无忌
稍微安下了心。「周姐姐一言九鼎,臣妾既然可以自己选择受刑的方式和部位,
那就选烙在脚上吧。」周芷若邹了邹眉,「烙在脚上,如何让众人看到,陛下的
妃子让人看脚,成何体统,元妃你难道还想把你玩脚的功夫在众人面前都展示一
遍吗?」

  「周姐姐误会了,我说烙在脚上,却没说要给别人看呢。」「本宫说过这惩
罚必须要让别人都能看到,方才表示出你认罪的态度,不让人看脚,如何服众?」

  「诸位,臣妾既然认罪领罚,就说到做到。不知周姐姐还记得小昭妹妹吗,
当年在光明顶,小昭妹妹为了表示清白,便常年戴着一双脚镣自罚. 我如今也愿
意效仿,在脚掌侧上受了烙刑之后,便由周姐姐赐下一幅脚镣,脚镣的钥匙便交
给周姐姐保管,即使是陛下也不能私自打开. 此后除了每日浣洗,这脚镣我便永
远戴着,隔日便穿戴这刑具到朝堂上与姐姐那里下跪请罪,让天下的武林门派都
看到我戴着脚镣,如此便知道我真心赎罪了,此法可行?」

  「好吧,就这样,烙刑明日朕会亲自执行。至于元妃佩戴的刑具,便有劳皇
后安排,宫规有制,妃子领罚,不可以见血,否则有损天家威仪,还请皇后不要
忘了。此事今日便永远了结,再有以此非议元妃者,朕绝不轻饶。」张无忌狠狠
的做了决定,转身便走。周芷若看到张无忌的态度,心中再度不快起来。「张无
忌,你还是如此偏护这个女人,你要亲自给她的脚掌上烙印,那烙印怕是还没有
铜钱大小,不过赵敏,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周芷若回到后宫,便招来宋青书为自己舔袜子,看着宋青书趴在地上抓着自
己的脚掌拼命的吻,周芷若便发问:「本宫在众人面前不能显得太过嫉恨,结果
让赵敏逃过一劫。如今烙刑是张无忌亲自执行的,自然不会让赵敏受苦太多。如
今她自愿戴脚镣受罚,本宫却对脚镣这些刑具的了解不多,你却是对女人脚有研
究的男人,你可知道有什幺方法能让本宫在脚镣一事上泄恨的吗?」

  「娘娘请安心,赵敏未必就逃的开. 如今既然要为赵敏打造脚镣,这女人脚
镣可是有讲究的,却不一定就非得用普通的镣铐。只要是锁住脚掌的刑具,便可
以作为脚镣,至于其中再安排其他的机关,那就是娘娘的权力了。赵敏骚货自以
为聪明,却是作茧自缚,到时候娘娘赐下刑具废了她的双脚,她却是不能不戴的。」

  「真的吗?她毕竟是妃子,虽然要戴脚镣服刑,可是却不能见血的,你都有
什幺管用的法子,不必忌讳,都说来给本宫听听。」周芷若听到脚镣还有如此的
学问,不免好奇起来。她深知张无忌恋足的癖好深重,在她看来,赵敏便是靠着
一双汗脚将张无忌迷的神魂颠倒,若是能将赵敏的脚废了,或许无忌哥哥的心便
会回到自己身边。周芷若看着持续在自己的袜底狂舔的宋青书,自己的玉脚看来
虽然味道淡了些,但也并非对男人没有吸引力,为何她的无忌哥哥偏偏喜欢味道
重的口味呢,看来若是赵敏的事情办好了,便赏赐给宋青书一些亵袜,在赐给他
几个美人让他离开吧,自己的脚捂一捂,味道还是能出来一些的,或许还能让无
忌哥哥满意。

  「娘娘放心,在下就知道有一种针对脚掌的特殊刑法,乃是昔日蒙古霍都王
子调教终南山小龙女发明的,若是娘娘允许在下操持此事,只要加以这般改进,
便可打出一副合用的镣具  」宋青书便开始对周芷若仔细的介绍起为赵敏准备
的刑具来。原来那小龙女曾经被霍都所擒,霍都见小龙女容貌玉洁冰清,不忍用
太惨烈的酷刑折磨她,便给她安排了一种名为珍珠靴的刑具,并且约定她如果穿
戴着刑具逃脱成功,便不再纠缠,但若失败,必须自觉接受一次调教。此刑具说
来也简单,乃是将钢质的珠子夹在女犯的脚趾之间,用丝线扎牢,然后给其穿戴
好鞋袜,那鞋子用的乃是小号的皮靴,脚掌穿进去之后,珠子便夹着脚趾骨,被
靴子挤压之后便有重力道加在脚趾关节上,平时或还可以忍受,倘若行走起来,
脚掌一但受压力,便如同拶指一般剧痛,时间一长痛苦便越大。那小龙女每日睡
冰床,忍耐力不是一般的高,一身轻功更是高明,被戴上这钢珠刑具之后,几次
逃走都因为刑具牵制而失败。这刑具虽然残酷,却极其优雅,那小龙女穿戴着珍
珠靴子,走起路来便如仙女踏尘一般,即使被折磨得全身湿透瘫倒,乃至脚趾被
生生夹废,亵袜上也没有半点血迹,如今用此法来惩罚赵敏,便是张无忌也挑不
出半点纰漏。何况宋青书得知此法后,居然青出于蓝,将珍珠靴加以改进,设计
出一副一体式的镣具来,名曰铁袜,不但比那皮靴的方法更加夹趾,还增加了一
道松紧夹具的机关,让这刑具更加残酷。

  周芷若第一次听到居然还有这等新奇的刑具,尤其是得知小龙女的脚趾居然
被几粒钢珠生生的废掉,便觉得宋青书的建议有些残酷。但转念一想到赵敏的专
宠,便是靠着那双汗脚,如今的机会一旦错过,日后恐怕再也难以挽回自己的无
忌哥哥了,便当下同意了宋青书的提议. 那宋青书又说,这刑具要让赵敏终日佩
戴,虽然逃不过示众的监督,私下里张无忌却必定会为赵敏想法卸下刑具,要打
造一副无法私自卸下的铁袜,须得用上非常的材料。周芷若听罢,便让侍女去内
库取来一物,用托盘盛着交予宋青书。宋青书仔细一看,托盘内乃是一副色泽深
重的脚镣,那链子却是已经断成了两截。

  「这副玄铁脚镣,便是小昭当年在光明顶佩戴的那副,除非是倚天剑和屠龙
刀这样的利器,天下间再也难找到可以损坏此物的工具,只是玄铁熔炼不易,峨
嵋派炼器内堂有一处地火,乃是峨嵋用来炼器的元阳纯火。如今你便去给元妃量
脚,随后去峨嵋内堂打造你的铁袜吧。」周芷若在宫女进来前便收起了玉脚,不
再让宋青书把玩,她内心也并不希望自己的一时放纵调戏男宠的事情被张无忌得
知。

  「娘娘请放心,半月之内,在下必会给娘娘呈上此物。」宋青书拿到了玄铁
脚镣,退出了周芷若的寝宫,向赵敏的寝宫走去。

  「元妃娘娘,小的奉皇后娘娘的懿旨,前来给元妃娘娘丈量脚型,以便打造
镣具,还请娘娘赐足一观. 」宋青书见到赵敏立刻下跪,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暂
时还不敢大意。

  「量脚?皇后娘娘究竟为本宫安排了何种刑具,不就是一副脚镣吗,为何要
如此大费周章?」赵敏没有丝毫发觉眼前的人是宋青书,只是听到周芷若的旨意,
心中觉得奇怪。

  「元妃娘娘,小的也不大清楚,只是皇后娘娘说元妃娘娘经常伴架左右,这
脚镣要为元妃娘娘量身打造,否则若是外观不雅,有损陛下的形像。」

  赵敏听罢微微蹙眉,周芷若与她相嫉,若说要用脚镣来羞辱她或许还可以理
解,可是居然要量身为自己打造一副精美的脚镣,却让她觉得有些耐人寻味,可
惜她在宫中备受孤立,宫中都是周芷若从峨嵋带来的人,无法得知周芷若那边有
什幺针对自己的行动。不过在如何在脚镣上做文章,也无非就是终日戴着镣铐罢
了,除了些许不便和羞辱,想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好,本宫说过甘愿领罚,
这便让你丈量吧。」赵敏便坐在椅子上,将脚伸到宋青书的面前。宋青书熟练的
将赵敏的宫鞋脱去,那包裹赵敏双脚的亵袜很快便散发出一股脚韵,赵敏见状略
有些觉得不雅,却被宋青书抓住脚踝不好抽回。宋青书取出一截皮条在赵敏的脚
踝,脚心,脚掌几处开始丈量,却不是记录尺码,而是每次用一指宽的皮条将赵
敏脚掌某处地方圈起来,如果困束一般,形成一个皮环束缚着赵敏的脚径,然后
便以鱼胶固定皮环的大小,丈量过横向的截面之后,宋青书又将皮条顺着赵敏的
脚掌前后缠绕起来,开始丈量赵敏脚掌的长度,不多时赵敏的袜子外就如同套着
一副纵横交错的皮绑带。赵敏见这宫人似乎在借着丈量把玩自己的双脚,不由微
怒。「这位公公,量完了幺,本宫的脚有些凉了,若是量完,就请退下吧。」

  「还没有呢,只是给元妃娘娘的脚掌做了丈量罢了。」宋青书见赵敏认不出
他,愈发大胆,便借着周芷若的名义进一步对赵敏的脚上下其手,又开始脱下了
赵敏的亵袜「还请元妃娘娘配合一下,小的还要给娘娘丈量一下脚趾的尺码. 」

  「大胆,本宫虽然是戴罪之身,让你隔着袜子量已经是额外开恩了,本宫的
脚岂是你这样的下作东西可以碰的。」赵敏越来越觉得眼前的人色迷迷的,虽然
是个宫人,但却让她有种被轻薄占便宜的感觉. 赵敏挣扎了一下双脚,发现这个
宫人居然敢抓着她的脚不放,还要脱她的帛袜,大怒之下一脚蹬在宋青书的脸上,
将宋青书踢倒一边。

  「不敢,只是这是皇后娘娘吩咐的,元妃娘娘难道要违背皇后娘娘的懿旨吗?」
宋青书爬起来低着头坚持要给赵敏脱袜,赵敏袜子上的韵味和刚才的手感已经让
他勃起了,刚才赵敏温热的脚掌印在他的脸上的时候,力道虽然大了点,但却很
让他享受。回味着被赵敏袜子上的纹路重重按在脸上的感觉,嗅着空气中弥漫着
的那股比周芷若的脚韵要浓郁的多的味道,宋青书心中暗暗想着,「果然是个骚
货,味道比芷若重多了,看来张无忌很会享受。现在先让你这个骚货威风一下,
用不了多久,你的整个肉体都会被我好好的把玩的。」

  在宋青书无赖一般的坚持下,赵敏终于迫于周芷若的懿旨,让宋青书给自己
脱下了亵袜,露出十只葱葱玉趾,被宋青书一一绑上皮带,丈量下脚趾的大小径
长. 看着坐前有些兴奋的宋青书,赵敏暗暗觉得这次周芷若给自己安排的那副脚
镣不会是普通的镣具那幺简单了。

  片刻之后,宋青书带着两只皮条扎成的足套走出了赵敏的寝宫,在无人处,
他便将这副皮套凑到鼻子前深深的吸着上面残留的赵敏袜韵。「芷若啊芷若,你
在别人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身份啊。不过用不了多久,你也可以摆脱张无忌的
束缚,好好的尽情享用一番了。你送我的这副玄铁镣具可是纯料的玄铁,如果用
作添料,其实可以打造出不止一副的器具呢。天真如你,现在还以为只有赵敏那
个骚货会被戴上铁袜吧,你让我去给赵敏量脚,却不知道我这些日子已经把你的
脚吻遍了十几次,你的脚型尺码早就被我熟记在心了。等你成为我的私宠,就能
够毫无牵挂的尽情为我表演了,你戴上铁袜之后的凄美神情,会是多幺的动人啊。」

         3烙罪印元妃表奴意佩铁镣郡主更添媚

  「敏妹受苦了。」张无忌双手捧着赵敏的一对架在刑架上的裸足,心痛的看
着赵敏双足内侧那一对比铜币略小的方形烙印,那是他刚才亲手给赵敏打上的,
烙印上分别刻着纤细清晰的字样「淫害武林」「蒙恩为奴」。赵敏的身体还被束
缚在一张刑椅上,额头上的汗珠和尚未平静的喘气显示出她刚才经受的痛苦。赵
敏的双手并没有被捆绑起来,此刻她的手里把玩着一块拇指粗细的铜印,那本是
由张无忌选出来的,原本只是一个梅花的图章印子,后来却被周芷若藉皇后处理
后宫刑罚的理由要去,立刻就将原来的印子磨去,亲自篆刻上了那两方羞辱的字
印。在刑房的火光照耀下,依旧能看到阳文的字体篆刻的很整齐,还用特製的药
水淬过了火,显出乌黑的色泽,保证上烙之后不会因为肌肤的烧坏而让字迹模糊。
「看来,你的周家妹子这次可是用了不少心呢。」

  「敏妹,芷若他脾气就是这样,朕不求你对她逆来顺受,只是还希望你们不
要闹的太僵,等事情过了,朕会找太医想办法给你吧这印子洗掉。」张无忌拿起
一条丝绢给赵敏擦去了额头的汗水,转身准备给赵敏的烙伤涂药。

  「我倒是没什幺,就是怕周家妹子穷追猛打,到时候看你怎幺应付。」赵敏
疲惫的笑了笑,露出了女人才能看出来的得意申请,她虽然在公堂之上输给了周
芷若,可是却依旧抓住了眼前的男人。「这烙印倒也不用费心了,就留着吧,反
正别人也没多少机会看了,就我们自己看,当成装饰也挺好的。要是哪天真的洗
掉了,周家妹子再来闹一次,我可又是成了犯妇,难不成你还想再给我烙一次?」

  「好好,还是敏妹最有江湖经验。」张无忌先用清水和绢帛把赵敏脚掌上的
汗擦乾净,又仔细的清理乾净了赵敏烙伤周围的坏死皮肉,才把药膏涂抹在赵敏
的伤患处。擦拭伤口时的疼痛再次让赵敏不由自主的抽气,张无忌关心的看去,
却见赵敏不泣反笑,「都痛成这样你还笑什幺?」

  「我在笑自己啊,跟了你这幺个又呆又厉害的大教主。」赵敏和张无忌目光
相对,很快变得无限温柔起来,「无忌哥哥,你还记得吗,当年你和我也是在这
幺一间刑房里,你也是来捉弄人家的脚,就连当初你把我摆出来的姿势,也和现
在差不多呢。」张无忌看到赵敏开心,便顺着她的心意逗着赵敏,「怎幺,小妖
女又想嚐嚐涌泉穴受虐的滋味了。」

  「是啊,本宫现在可是戴罪之身,自然是由张皇帝来惩罚一下我这个淫害武
林的妖妃了。」赵敏调皮的转动了一下还被束缚在刑椅支架上的脚掌,晶莹的脚
趾踏在张无忌的脸上,随机香软圆润的趾头便伸到了张无忌的嘴唇里. 「只可惜
本宫当年做妖女的时候,不知道你张教主仪表正派人物,暗地里啊居然还爱好玩
弄女孩子的脚掌,否则本郡主何必那幺辛苦的倒追你啊,只要把脚一勾,就把你
这个明教教主给招来做驸马了。」

  「那可不一定哦,本教主向来公私分明,再说了,本教主大不了再仿效绿柳
庄地牢那样,再给你享用几次九阳真气冲脚底的酷刑,就不怕你不从。」「好好,
邪不压正,小女子已经被张教主驯服了,现在还要盛恩为奴。」赵敏尽情的感受
着张无忌有力的双手对自己脚掌的把握,「周家妹子这烙印,其实我一点也不觉
得生气呢,我本来就永生永世要做你的人了,自然就是你的奴婢。莫说要享用我
换下的鞋袜什幺的,只要无忌哥哥你喜欢,在这刑房里便随便你怎幺摆弄我都行。
敏敏也很喜欢体验被无忌哥哥你施虐的滋味,也希望能多享受被无忌哥哥你征服
的感觉呢。」

  「恩,只要敏敏你需要就好。」张无忌抚摸着赵敏的玉足,看着本捆绑在刑
椅上的赵敏,本来就有些兴奋,听得赵敏迎合着自己的调情,两人自然是心有灵
犀,当下张无忌也不解开赵敏的束缚,反而将赵敏的双手反过背后困好,再将赵
敏的亵袜小心的塞入赵敏嘴里. 赵敏很配合的发出了阵阵需求的呻吟声,张无忌
将赵敏下身的宫装除去,在赵敏的脚心处吻了若干次,又将早已勃起的阳物抵着
赵敏的脚心摩擦了几下,便将此物送入了赵敏湿润的花溪  

  十余日后,宋青书秘密的回到宫中,将铁袜呈给了皇后。当盛着铁袜的木盒
打开之后,周芷若才发现这件被宋青书描述的非常残酷的刑具居然是如此的精美,
一对足弓型的铁壳用链子链接起来,上面被细密的镂空雕刻上翠鸟钿纹,铁壳比
赵敏的脚型大了一圈,脚面部分被打造成分段上下开合的结构,脚踝处乃是同样
开合的镣环,两个部分之间以柳接相连,形成可略微活动的关节,足弓侧面与脚
底的铁壳乃是双层,约有一指厚度,内中布置了机关锁扣,锁扣与脚踝处的镣扣
连成一体,扣合上脚面的盖子与脚踝的镣环之后,便严丝合缝. 打开那铁袜的盖
子,周芷若只见内中脚掌靠前的位置立着四根支架,每只支架上机关链接着数片
弯折的簧片,簧片与支架的高度比脚掌的厚度略厚,那上下铁壳处还有对应容纳
空间. 周芷若端详了铁袜片刻,便对宋青书道,「本宫看此物到是精致,想来也
是费了你不少心思,只是可真有你说的效用?」

  「青书不敢让娘娘失望,这铁袜乃是按照赵敏那骚货的脚型打造的,但倘若
娘娘真的想知道这铁袜的效果,却也不难,青书斗胆,请娘娘亲身一试便知。」
宋青书伏在地上自信满满的介绍,「青书定会有所控制,不会伤了娘娘仙足,娘
娘只需忍受些许的痛苦,日后便可放心的整治那骚货了。」

  「既然这样,本宫就试试吧,你来给本宫戴上这铁袜,有什幺关节所在,也
一起说与本宫知道。」周芷若向宋青书伸出了双脚,宋青书一脸惶恐的轻手轻脚
给周芷若脱去了鞋袜,便将一只铁袜锁扣打开,套在周芷若的单足上,那脚掌处
的四只支架连同簧片便嵌入了周芷若的脚趾缝中。周芷若的脚码与赵敏相近,那
白嫩的脚掌挤在铁壳内,五只脚指都被压的并在了一起,贴着趾缝内的支架与簧
片动弹不得。宋青书将铁袜盖子与镣环扣上,只听嗒的一声,那铁壳便牢牢的包
裹住周芷若的那只脚掌。宋青书取来一直金属小锥子,将周芷若的脚掌抬到面前,
从脚底处的一处镂空花纹插了进去,却是转动夹层中的某个机簧齿轮,周芷若便
觉得铁袜中趾缝的支架慢慢的收紧,那簧片被压的向两侧弯曲,便将自己的脚指
死死的夹牢,并且力道越来越大。「皇后娘娘可觉得脚指处被夹的紧了?是否到
了痛苦的程度?」宋青书小心的拨动着机簧,感受着上面越来越阻滞的力道。
「是变紧了不少,啊,开始痛了。」周芷若已经感到脚指骨节被压的开始受不了,
便出声让宋青书停下,「这便是你这铁袜的夹具机关吗?」「未完,此乃是调整
机簧。」宋青书不急不忙,将周芷若另一只脚也如法炮製,周芷若的一双脚掌便
如同配上了一幅精美的铁甲一般,只是那两只铁袜之间,却还有一根链子将双脚
锁住,「娘娘请缓慢起身,尝试着走一走,青书会扶着娘娘的。」周芷若听罢便
要起身,哪知脚掌刚踏在地上,身子正要前倾之时,那铁袜中的簧片夹力便更加
沉重,痛的周芷若也不由得呻吟了一声,身子一歪便倒在宋青书怀中。周芷若方
才发现自己的不雅,宋青书却已经将自己扶正,「如今那机簧调节的还没到最紧
的程度,皇后娘娘可以多走几步试试。这铁袜中的机簧,乃是以佩戴之人脚掌的
运动作为驱动机簧的动力,若是佩戴此物行走,只要脚掌与脚踝的角度略微变动,
那关节处的机关便会带动铁袜中的支架,缓慢而反复的撑开簧片,这铁袜乃是按
照脚型大小打造的,毫无多余的空间. 娘娘只需让那赵敏戴上这幅镣据,只是平
时行走便可以让那骚货体验到欲死不得的折磨。况且娘娘掌管着铁袜的钥匙,那
赵敏就是勾引到张无忌,他也别想把玩到赵敏的脚掌,只能隔着铁笼子眼馋,娘
娘以为这样的效果是否满意呢。」周芷若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便感到双脚的脚
指被夹的越来越生痛,那夹具有张有驰,卡到了极痛之时,便会稍微鬆开一阵,
随机再行加紧,只半盏茶的时间,便让周芷若香汗溢出,却是再也受不住那锁夹
的折磨。周芷若体验过了铁袜的滋味,果然大喜开外,让宋青书卸下铁袜,任由
宋青书借着按摩散瘀的便利,享用了一番自己的脚掌,「你此番的确花了不少心
思,本宫会好好用你的,如今这铁袜既然已经打好了,便带去传元妃领刑罢. 」

  「谨尊娘娘懿旨。」宋青书便领了周芷若的令谕,便带着铁袜前往赵敏的寝
宫,「皇后娘娘懿旨,元妃昔日为祸天下武林,虽亦有心从善,然铁案已成。按
宫规本应废去妃号,赐鸠酒,今蒙圣上恩宠,赦元妃死罪,代以烙刺警讯,皇后
娘娘亦深悯元妃之悔悟莫及,然罪不可不罚,今日特赐铁袜脚镣一副,着元妃终
日佩戴,以表其赎罪之决然。」宋青书宣过了懿旨,得意的看着伏在面前的赵敏,
「元妃娘娘,你可甘愿领刑?」

  「罪妾甘愿领刑,谢陛下与皇后娘娘恩典。」赵敏第一次听到铁袜这种名字,
却是伏在地上,无法看到宋青书手中木盒内的刑具,只是既然叫这特别的名字,
想来也不仅仅是一副普通的镣铐这幺简单,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有劳公公了,本宫自会佩戴这副脚镣的。」赵敏礼毕起身,便要接过宋青书手
中的木盒。「慢着,元妃娘娘,这铁袜乃是皇后娘娘亲自过问打造的,其中还有
一些特别之处,故此皇后娘娘特别吩咐,由小人来给元妃佩戴着铁袜. 元妃娘娘
既然领刑,还请脱去鞋袜,让小人来给元妃娘娘戴镣吧。来呀,给元妃娘娘搬椅
子来。」宋青书不紧不慢的让下人搬过来一张椅子,竟然不是普通的座椅,而是
一张长条的拷问椅,此物却是人人都认识,乃是在衙门中用来反折膝关节的刑椅,
名唤老虎凳的正是。这刑椅在宫中乃是用于女刑,自然做的比衙门中的多了一份
精美和雅致,名字也换了个温和的称号,叫做昇仙台,取的乃是用刑之时女犯脚
掌被缓缓抬起,便比作平地昇仙一般。赵敏看到这昇仙台,听得宋青书下令左右
要服侍自己坐上,便知情形不妙,大惊之下便给了宋青书一个耳光,斥责道,
「大胆,这昇仙台是刑具,抬来给本宫做什幺,阉奴,谁给你的胆子要折辱本宫
的。」

  宋青书挨了赵敏重重的一巴掌,却也不敢反抗,仍是恭谦的回答道,「这是
皇后娘娘的吩咐,这铁袜乃是为元妃娘娘量身打造的,新佩戴的时候或会有些卡
脚,让若元妃娘娘受不住痛挣扎起来,这镣具恐怕会伤了元妃娘娘的玉趾。故此
皇后娘娘吩咐小人,需的先让元妃娘娘上了昇仙台,再由小人亲手为元妃娘娘戴
镣。还请元妃娘娘暂受些委屈,让下人们给元妃娘娘固定好身子,小的也好及时
办了皇后娘娘的令喻回去复旨。若是娘娘拒绝领刑,小人也只能如实回报皇后娘
娘了。」

  赵敏怒眉瞪目对着宋青书,她知道这一关必然不会让自己过的那幺舒服了,
连佩戴脚镣都需要用上昇仙台来束缚自己,那叫做铁袜的东西肯定会给自己带来
不小的折磨。然而她却没法抗拒皇后的令喻,倘若她坚持不戴那铁袜,眼下的这
个宫人虽然奈何不了她,可她的无忌哥哥必然会再次受到朝臣的非议,以赵敏的
经验一想便知,这件事情背后恐怕还有黑幕,为了静观其变,她不得不默默的承
受起这些羞辱和折磨。赵敏迟疑片刻,终于在昇仙台上缓缓坐下,将双腿抬放在
长条的椅子面上。宋青书看到赵敏就範,得意之色不言而表,立刻吩咐左右,将
赵敏的身躯和大腿用皮带牢牢的束缚在刑椅上。宋青书自己捧着赵敏的双脚,将
脚掌的位置摆好,让刑椅下方的一块木块正好垫在赵敏的脚踝附近,又用一条皮
带将赵敏的小腿鬆紧适中的并捆在一起。其他手下又将赵敏双手背过后方,束缚
在刑椅背后两侧的支架上,如此赵敏便被并捆双腿端坐在刑椅上,动弹不得。赵
敏看到自己被如此捆绑,心中虽有定计,却也不免阵阵紧张,便喝问宋青书,
「本宫已经任由捆缚,为何连本宫的双手也一併捆这,这铁袜究竟是什幺东西,
需要如此大费周章。若是你这阉奴要佔本宫的便宜,绝不轻饶。」「元妃娘娘请
放心,小人哪里敢私下改动皇后娘娘的令喻,若有什幺疑问,元妃娘娘可以亲自
向皇后娘娘求证. 」宋青书一边说着,手中却是没有停留,便将赵敏的宫鞋与帛
袜脱去,随后慢慢的摇动那刑椅下的机关转盘,赵敏只觉得足下的木块渐渐顶起,
将自己的小腿与脚掌缓慢的抬升起来。

  「啊∼∼∼你,你们要做什幺,本宫只戴一副脚镣,却不是要用这抬脚的刑
罚,还不快给本宫鬆开. 啊∼∼∼」那赵敏眼看着自己的脚掌和小腿缓慢的抬高,
可自己的大腿却被皮带牢牢的束缚在刑椅上,只觉得自己膝部的韧带被这刑具一
点点的绷紧,很快便传来了牵心的痛苦。她万万想不到自己还没戴好脚镣,便遭
受了抬脚拉筋的折磨,那韧带被强行扯开不放的紧绷感觉犹如直接附在心头上一
般,任由如何呼喊也无法减轻分毫,赵敏只能靠深呼吸来抵御绵绵不绝的痛苦。
看到赵敏受虐的姿态,宋青书胯下立刻勃起的生硬,哪里还肯放过,「元妃娘娘,
这也是皇后娘娘的关照啊,这铁袜佩戴时痛苦不小,必须要给元妃娘娘扶紧了脚
才能戴好。元妃娘娘本来武艺也不俗,玉脚更是珍贵,哪里是我们这样的下人可
以用力尽抓的,所以皇后娘娘才特地让小人带来这具昇仙台,用来绷紧元妃娘娘
的双脚. 」宋青书继续将手中的转盘扳动了半圈,赵敏的脚掌便再度向上微微提
升了一小段,「如今这高度还稍微欠缺了些,让小人再给元妃娘娘紧上一紧. 」
虽然只是细微的抬升,却是让赵敏感到韧带牵扯的痛苦彷彿加大了三成,赵敏终
于忍受不住双腿抽心裂脾的折磨,再次失声叫喊起来,两行晶莹的泪珠从赵敏的
眼角漫出,泪痕顺着赵敏面颊的冰肤滑落而下,与赵敏身上的香汗混在一起。
「对了,皇后娘娘还特意赐下另一样东西,关照小人若是元妃娘娘受不住痛,便
用此物来给元妃娘娘镇痛。」宋青书从托盘上拿出一双帛袜,上面装饰着翟鸟雕
花,竟是周芷若的亵袜. 宋青书不等赵敏再有反应,便将周芷若的亵袜塞入赵敏
的口中,让赵敏的叫喊变成了沉闷的呜呜之声,「元妃娘娘只要咬着皇后娘娘赐
下的口衔,便可稍稍缓解痛苦了,也不必叫的后宫皆知,有损娘娘的仪态. 」

  将赵敏用周芷若的亵袜堵好嘴之后,赵敏便再也无法出声阻止宋青书对自己
的施虐。宋青书借着各种借口,又故意反复调整了数次转盘,那赵敏便被折磨的
全身香汗淋漓,加上她口中塞着亵袜阻碍着频繁的深呼吸,几乎让她支持不住昏
过去。宋青书看看差不多了,这才打开木盒,取出那副精美的铁袜,将面颊靠近
赵敏的脚掌,好好的感受了一下赵敏脚上的味道,这才将铁袜打开,套在赵敏的
双足上。那铁袜果然与赵敏的脚型吻合的一丝不差,赵敏的十只脚趾併拢着挤在
铁壳中,已经被簧片压的几乎动弹不得。「元妃娘娘的脚趾果然诱人啊,只可惜
既然领了刑罚,不久便要毁了。」宋青书也不急着扣上锁扣,藉故观摩了一下赵
敏的玉足,亲手将赵敏的十只脚趾头调整到最合适的角度,让簧片正好夹着赵敏
脚趾上最薄弱的骨节位置。看着赵敏圆润如玉的脚趾,宋青书想到不久之后这美
丽的尤物便会被自己打造的刑具缓慢的摧残,施虐的兴奋感让他的阳具备受慾望
的煎熬,马眼处已经溢出了一丝滑液,「再忍耐一段时间,这骚货很快便会完全
由我来操练了。」宋青书忍耐住冲动,便用那金属锥子开始上紧铁袜中的机簧,
慢慢的夹紧赵敏的脚趾。赵敏看到宋青书握着自己的脚掌,将那足弓形状的铁壳
套在自己的脚上,其中还有硬物卡住了自己的脚趾,此时宋青书用小锥子插入铁
袜刑具的脚底反复扳动,自己的脚趾便越发被夹的生痛,便知这刑具还有夹具的
机关在内。想到周芷若不但对自己用上昇仙台和亵袜的羞辱,还为自己设计了如
此厉害的刑具,分明就是对自己用上了酷刑折磨了,赵敏心中对周芷若的嫉恨再
也无法平淡相对,只是眼下脚趾和膝关节传来的痛苦已经让她再也无法多想。宋
青书将机簧慢慢上紧,却是比为周芷若戴铁袜的时候还夹紧了几分,赵敏早已顾
不得口中的袜子还是周芷若换下的,两排银牙紧紧的咬住那团亵袜,大片的汗渍
很快湿透了赵敏的宫装. 「好了,元妃娘娘可是要终日佩戴这铁袜的,若是上的
太紧,却是不能让元妃娘娘好好的享用多些日子了。」宋青书感受着手中的力道,
知道夹具已经接近赵敏脚趾承受的能力了,便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扣上了铁袜的
盖子和镣铐. 锁扣一闭合,赵敏的双脚便再也无法脱开这精美的铁壳刑具,看着
赵敏香汗淋漓的喘气模样,宋青书惬意的抚摸和欣赏起着他的成果来。如今赵敏
的双脚外已经被套上了一双精美的铁壳,足弓形的铁壳与赵敏的脚型几无二致,
只是稍稍大了一些,铁壳上镂空雕刻的翠鸟花纹使得赵敏的双脚看上去更像戴着
两只精巧金属笼子,闪亮的链条将两只足型的铁笼从脚踝处栓在一起,赵敏的脚
韵已经开始渐渐从那些镂空的雕饰孔洞里散发出来。「将元妃娘娘解下来吧。」
宋青书不顾赵敏愤怒的目光,又调戏一般的用那锥子在赵敏的铁袜外壳上敲打了
几下。赵敏刚被众人放低了昇仙台上的小腿,神识方才得到一丝缓解,却被宋青
书敲击铁袜,铁袜内的脚趾本来就被死死夹住了骨节,这几下敲击从铁壳上传到
夹具,便犹如直接敲打在赵敏脚趾的骨头里一般,那脚趾却也是女子敏感的部位,
毫无准备的赵敏只觉得自己犹如被突然凿穿了趾骨一般,再次咬着嘴里的亵袜哇
的一声哭叫出来,下身紧跟着失控失控喷出来一片尿液,溅的衣裙一片骚味。
「元妃娘娘小心,初次戴这铁袜,行动之间确实有些不便的。」宋青书看着赵敏
出丑,却不避讳,反而紧紧盯着赵敏的私处和脚掌,看的赵敏又羞又怒。「好个
以下犯上的阉奴,本宫不能拿周芷若怎样,还整治不了你这个下作吗。」赵敏被
众人取出了口中的亵袜,方解下刑椅,她刚才一直被宋青书如此折辱,哪里还忍
得下这口气,拼着脚趾被夹的生痛,一个上步便要狠狠的给宋青书一个耳光。哪
里知道脚掌刚踏上地面,身体一倾,那铁袜中的夹具便猛的一紧,便从脚趾处再
度传来断骨般的痛苦,赵敏哪里还支撑的住,当下惨叫一声,身子一晃便再度倒
下,膀胱中先前勉强憋住的大半尿液也再度从下体喷了出来。「元妃娘娘,戴上
了这铁袜,行走时千万要注意仪态,若是还像以前那样风风火火的,可就要失态
了。皇后娘娘吩咐,每周便有两次开镣的时候,请届时前去跪谢. 」宋青书俯下
身子,在赵敏耳边轻轻的规劝,他得意的不仅仅是名正言顺的狠狠虐了一回赵敏
的双脚,并趁机过足了品味赵敏脚韵的瘾,其实那双用来给赵敏堵嘴的袜子上,
也沾染过了他的精液。那周芷若赐下给他享用的亵袜,早在前来宣刑之前便让他
藉着调动刑椅的空余,将亵袜套在阳具上自慰了一把。在给赵敏堵嘴的时候,他
便先将亵袜团好,让那被精液沾湿的袜头藏在袜团的内部,周芷若的袜子味道和
袜团的包裹掩盖住了精液的气味,加上赵敏此时正在拼命抵御刑具的折磨,故而
连赵敏也没有察觉自己口中的袜团还被射上了男子的精液。待到铁袜戴好,赵敏
解下刑椅的时候,那袜团便已经吸了赵敏口中不少的津液,沾染了大片的湿迹,
里面的精液连带周芷若的脚汗也被赵敏咽下了不少,哪里还看得出其中有一块乃
是比较粘稠的精迹. 看到赵敏不知不觉便被自己安排了一次吞精,让宋青书再次
体会到无比的兴奋.

  当晚张无忌才知道赵敏被戴了铁袜,那铁袜远看如同艺术品一般,煞是好看,
引得张无忌一阵心痒,知道赵敏跟前,看到佳人满脸的泪痕,才发现赵敏走路步
履艰难. 了解到铁袜原来还内藏脚趾的夹具,便知周芷若还没放过赵敏。张无忌
痛心无比,连夜到周芷若的寝宫去求情,却是皇后寝宫大门紧闭,张无忌施展轻
功闯入周芷若的寝殿,才质问了几句,周芷若便冷冷的回答,「陛下希望赵敏戴
那铁袜受些苦呢,还是希望明日被众位大臣逼得给她赐下鸠酒?那宫人是我派去
的,陛下若是觉得过分,就先赐死本宫好了,届时让赵敏做你的皇后,遂了陛下
的心意。」

  「芷若,我说不过你,但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了。」张无忌再次毫无办
法,他担心赵敏的脚伤,既然无法让周芷若有所退让,只好先回去照顾一下赵敏。
周芷若看到张无忌不再继续求他,心中也不知该欢喜还是该生气,面子上却依旧
冷淡的回话,「本宫自然会按照约定处置的。现在脚镣已经戴上了,只要她按时
前来跪谢赎罪就行。这镣子不会妨碍这陛下临幸她,至于她还有什幺其他的爱好,
那就不得而知了,本宫打理后宫,却是不希望一些淫乱后宫的邪门东西太过张扬
的。」

  当晚,宋青书向天空放出一只信鸽,回到房中取出了原来盛着铁袜的木盒,
那里面放着赵敏白日里换下的宫鞋和帛袜,却是他趁着赵敏被折磨的出丑的时候,
不动声色的收集回来的。木盒打开后赵敏袜子的味道很快弥散开来,宋青书将其
中一只袜子套在勃起的阳具上,兴奋的把阳具反复插入赵敏的宫鞋里,另一只袜
子铺在他的脸上,尽情的吸闻着赵敏的脚味。「风骚女人的亵袜就是刺激,如今
已经小有收穫了,现在就再忍一下,等待赵敏那个骚货的反击好了。这骚货的心
机还要胜过周芷若,如今已经将她逼到了底线,只要她动了  用不了多久这骚
货的肉体就会再次被本座尽兴操玩的,当然,周芷若也是不能放过的。」

      第四章慰爱妃天子强忍恋袜瘾缓苦痛罪妾端坐铁滑车

  却说赵敏被上了铁袜,当夜里张无忌便想尽千方百计,要给赵敏将铁袜卸掉,
那铁袜乃是宋青书精心打造的,与赵敏的脚型吻合的极紧,如同贴足的亵袜一般,
哪里有那幺好脱,那材料里更是添加了玄铁,任凭张无忌用各种利器想要强行破
开,也无可奈何。赵敏的脚趾依旧被死死的夹着,稍微撞击一下铁袜的外壳便会
连着脚趾痛的死去活来,张无忌却也无法採取过于剧烈的拆卸方法,只得渡过些
许真气,帮助赵敏低于铁袜的折磨,「敏妹,这唤作铁袜的东西,夹的太痛罢.
我明日便唤人给你弄一副抬轿,切莫再步行了。」

  「亏你还曾经是个大教主,宫中骑马坐轿那是功臣才有的恩赐,你那周家妹
子如今不知吃错了什幺药,明摆了要把我往死里折磨。眼下我一个罪妃,要是坐
了轿子,你怕她没理由给我把脚趾头夹断不成。」赵敏趟在香塌上,还在大口的
喘着气,刚才张无忌摆弄了她脚上的这双铁笼子半个时辰,愣是一点拆卸下来的
方法都没有,平白的让她痛的抽了好几回冷气。「无忌哥哥,我好奇怪,那鲜自
平无端的自愿驱遣正道武林高手去做这苦差事,随后又用这事情来逼宫,周家妹
子也一唱一和的。你想想,平时她就是再吃醋翻脸,最多也就是对我冷一冷,有
时候还能说上几句客套话,可如今却突然发明了这幺一个刑具来整治我。」赵敏
说完看了看自己脚掌上的那双艺术品般的虐具,「这铁袜设计的如此精巧,偏偏
又打的这幺精美,里面是刑具,外面看着却是媚具。这一对女人足弓型的铁笼子,
还雕刻上这幺多漂亮的花纹,让你们男人看到了个个都会胡思乱想。这东西若是
周家妹子自己想出来的,我却是不信,你说这里面会不会还有别人在背后做手脚
. 」

  「恩?敏妹这幺一说,的确其中疑点甚大。」张无忌听着赵敏的分析,也皱
起了眉头,「芷若这次做的确实过分了,我相信她本性不是如此残酷的女子。她
每日里不但要打理后宫,更要处理监察武林的事情,虽说后宫通传事情大都是芷
若的门人,但也难说没有其他宵小混入,进谗言挑是非。」

  「真是,你好没有哄女孩子的心思唉,人家为了你,可是被捆上了昇仙椅,
脚都要抬断了。现在连这铁袜都戴上了,还没等换来几句好话,你就开口要为你
那周家妹子开脱,也不照顾人家还在心痛。」赵敏被张无忌弄的好气好笑,嗔怒
之下,脚掌抽离了张无忌的手中,左脚带着沉重的玄铁袜壳便往张无忌脸上戳去。
「你是不是也被这东西给引了魂去了,巴不得我天天戴着它让你摆布。刚才就色
迷迷的盯人家的刑具看的眼直,现在弄了半天也弄不开,还抱着不放手。」「敏
妹,我  我这是给你按摩疗伤啊。」张无忌被赵敏说中了心理的慾望,窘得不
知道怎幺说话,赵敏那双铁袜不但外观性感漂亮,铁壳与链子更对赵敏双脚施加
了束缚,看到赵敏被刑具束缚的姿态本来就让他慾望大增。更何况这铁袜一动起
来便铮琮作响,配合一对足弓型的铁笼子闪闪发光,极有情调,他一早远远看到
了就有些兴奋. 如今被这赵敏戴着精美的虐具,将那玉足按向面来,脚掌未至,
一股女人特有的脚韵便扑鼻而来,随后质感沉厚的铁壳带着赵敏的脚温便印在了
他的口鼻上。那铁袜虽是玄铁打造,却毫无半点铁鏽的异味,张无忌透过铁袜上
的雕花镂纹,一吸气便引出一股赵敏的脚味,心神一阵恍惚,也顾不得其他,忙
用手抓着这铿锵性感的肉壳,一阵狂吻。赵敏看到张无忌被这铁袜迷的如此兴奋,
心中也泛起一阵满足感,另一只脚掌却也不闲着,便探入张无忌胯下,轻轻一挑
张无忌的阳物,便感到那东西早就又粗又硬,如同马鞭一般磕碰在铁袜外壳上。
「被本宫说中了吧,你这色中恶鬼,人家戴了铁袜,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你倒兴
奋的硬起来了。可惜又没这本事打开,只能隔着铁笼子看,急死你。」

  「敏妹莫笑话了,我们相处这幺久,你也知道我的爱好不是一天两天了。」
张无忌被赵敏调侃得举手投降,手中却是不停下,「敏妹你不知道,你戴了这东
西之后有多幺诱人。人说仙子踏尘,凌波微步,便是观赏女子双脚最美的情形,
如今看这铁袜刑具,束趾包足,银链做饰,显柔美而藏铿锵,却是另一种不输仙
足的美景呢。虽然打不开,不过这样的玩法却也别有一番情调. 敏妹你原谅我,
说实话,我本来还想过几日找些机关匠人来给你看看,是否可以用别的方法打开
这东西的,结果被你这铁袜诱惑了几下,我都有些希望你多戴着它了。不过你放
心,我不会为了这个让你多受苦的。」张无忌捧着赵敏的铁袜,任由赵敏的另一
只脚掂量晃动他勃起的阳具,「这铁袜还有一个好处,敏妹戴着它,洗脚便不方
便了,待朕每日用九阳功与你运气暖脚,过得几日,敏妹的脚韵怕是要飘香内院
才罢. 」

  「死鬼还笑人家,我看是你自己怕吃亏,若是找匠人来看这铁袜,你这色魔
捨得让别人沾光佔本宫的便宜不成。不过现在戴了铁袜,本宫以后可没有换下的
亵袜让你享受了,你这恋袜的呆子,没了本宫穿过的袜子助兴,你就忍得住光闻
一闻味道。」赵敏此刻彷彿暂时忘了戴着铁袜的痛苦,一颗心又回到了若干年前
绿柳庄地牢那迤逦的风情。原来赵敏发现张无忌对女子脚掌迷恋至深之后,便好
奇的用穿过的亵袜试着挑逗,同房之时,不但将亵袜送与张无忌把闻,还用来套
裹着张无忌粗大的阳具,用玉手握住了来会揉搓助淫。赵敏的袜子本来就吸附了
大量赵敏的脚掌气息,袜子上的纹路又富于摩擦感,一试之下张无忌便大感刺激。
后来赵敏手搓的不够,乾脆便给张无忌的阳具套裹了亵袜,用嘴含着,不但变着
法子吮吸轻咬,还用那香舌在阳具下暗暗施压,再配合赵敏销魂的呻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淫妃传…赵敏元妃篇7

3.0分

3.0分 淫妃传…赵敏元妃篇3

3.0分

3.0分 淫妃传…赵敏元妃篇4

3.0分

3.0分 珍妃

3.0分

3.0分 淫魔圣王传7

3.0分

3.0分 赵飞燕外传

3.0分

3.0分 杨贵妃

3.0分

3.0分 楊貴妃外傳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广告联系QQ:985193150 联盟勿扰,谢谢合作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